冰雪

神灵诀 第六百四十九章 成者王 败者寇

2020-01-16 21:20:5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神灵诀 第六百四十九章 成者王 败者寇

风吹来,让血腥味淡去了一些,一些人影交错,不时为这血腥味添了一笔。

此时,宝丰部族和天狐部族折损了三成兵力,其中不乏有分神境高手,不过多是灵境修士,到了神境,生命层次就进入一个特殊的层次,除非一些致命的伤害,不然很难死去,生命力极为顽强。

至于和木名对上的化神境,并非不强,只是木名的境界超出了常理,甚至等同于一些同等境界的精怪。

一些凡俗之人目中带着恐惧,看着一些人影纵横交错,刀光剑影间,闪着寒光,让他们感觉生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。

有些修士见到他们,不时会挥出一掌,然后带走一片性命。

也有些人视而不见,凡俗之人除了祭祀时候发挥出大作用之外,并未其他威胁,但,人心到底还是不同的。

盐石族的图腾浮现身影,他的目中有了波动。

“过了……和他们无关!”他的身躯绽放无量光芒,然后地面一道道人影相继飞到半空,他朝着身后一挥,一道空间裂开,将那些人影送入其中,而那空间之中早已有密密麻麻的人影,似乎极为拥挤。

尹明鑫道:“这就是战争,若是我族面临如此之境,恐怕也不会有太多差别,甚至更糟糕!”

那老者不言语了,而是冷哼一声,再次杀来。

“结束吧,已经没有有太多意义了,你我两人本质上已经达到不灭的状态,斗下去你我都落不到好,指挥死更多人,基层的胜负已经分出来了!”

尹明鑫再次道,只是出手凌厉,并没有缓和的地方。

到了此刻,战争已经没有太多的悬念,两族的底蕴并没有差盐石族多少,而且盐石族本来就该是盐族和石族组合才对,但,石族叛逃,剩下的盐族已经弱了太多。

有很多盐石族人想不通,为何为到了这一地步,原本应该是招安的两个部族竟然反而联合灭杀他们,实在匪夷所思。

殊不知,这两个看似不起眼的部族早有虎狼之心,更有虎狼之力,从来都不甘心成为一个中型部族。

宝丰部族若非当年的灭族之祸,又岂会偏安一隅,至于天狐部,薛礼梦又岂会是一个任人呼之即来,呼之即去的人,一个胆敢挑战落寞皇族的山神,自然不会有太多顾忌!

一边气势如虹,越战越勇;一边施困兽之斗,不拼就会死。两方都杀红了眼,丝毫没有退却的可能。

金统领斩断一个化神境,将他的人头丢入前方的人群中长刀一指,一马当先,杀入敌群之中,修为不高,但是却激励了太多人,身后那些人纷纷嘶吼,丝毫不管修为如何,只是一路冲杀!

另一边也有人开始突围,人群越发聚集起来,他们活动的空间越发减小,一些人知道若是不再改变什么,恐怕就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一时间,联盟这边伤亡也不小,反弹之力比之前更甚了。

金统领站定脚步,不再厮杀,而是在沉思,她看着头顶那里的大战。

等待片刻,当看到战争呈现一面倒的时候,她突然一挥手,身后数名传令兵四散而去,片刻之后,原本密不透风的圈子开始有一个缺口。

顿时间,被困的盐石族就像是泄闸的洪水找到宣泄口一样,一股洪流激射而出。

他们看到了生的希望,所以争先恐后,但是越是如此,死杀反而多了起来。

一些人大恨,他们看出了宝丰部族这边的意图,但是无可奈何,因为身后之人转身逃遁了,他们也只能顺势而为!

反观联盟部这边,见到敌军打败,哪里还敢耽搁,纷纷不要命的追击。

两股洪流一前一后追击而去,不、时发出轰鸣,那是激斗,但是有了生村的希望,哪里还敢恋战,尽管高层留下来断后,但,只是被追上来的联盟部淹没,见此,那些修士更是不要命的逃遁。

盐石族的尸体一路丢弃,鲜血浸染了大地,好似血色的大河流淌过一般。

当有半数的盐石族消失在那崎岖的山道之后,金统领发出了封命,人群开始回缩,然后回去盐石族根基那里开始最后的清扫。

那图腾圣祖见到族人远推,身躯一闪,也远远飞去,他要去守护族人,否则那些族人只会被杀个干净。

尹明鑫没有追击,任由他离去,二人无非就是相互牵制而已。

看着那远遁的人影,她微微摇头,曾经的记忆涌来,当年也是如此,大部分战力散失,最后她也不得不自爆,让对手完全断了念想,这才保住了一部分血脉。

如今盐石族也是如此,修士少了六成,甚至七成,就没有了翻身之地,从此之后只能跻身一个中型部族,就如当年的皇族,没落成为现在的宝丰部族,不但改了部族名字,甚至曾经的辉煌都淡忘了!

若非当年诸多积累,隐藏底蕴,今日哪里有如此作为,一个部族的崛起太过艰难,远远胜过一个族人的崛起!

天空下起雨来,电闪雷鸣,尹明鑫飞入那片雷雨之中,不多时,一团云层远遁而去,天空渐渐明朗,雨水也渐渐少去。

老山神和尹明鑫并立在半空,看着破败的城池,相视一眼,颇为感慨!

“结束了!”

老山神道,目中一片惘然,仿佛回到了当年,当年他只是夺命而逃的人群中一员,时隔多年,他却站在敌人的领地之上,对他来说,往日的一些事情结束了,就在今日。

“命如草芥,红尘滚滚,皆是尘埃,皆是苦海,你我不过是那落叶,那扁舟,还不如一个凡俗之人活得自在!”尹明鑫说道,言语间没有了之前的那般,反而像是一个活了太久的老人,满是沧桑的味道。

老山神颔首,因为他懂那种感觉!

没有人喜欢杀戮,但,此时他们却在做一个刽子手,在不断收割生命!鲜血早已浸染了他们的身心,也带来了疲惫!

一声凄厉的嘶吼伴随着轰鸣,一个修士自爆,薛礼梦身形有些狼狈,但他的手中却提着一个人头,目中一片冷漠。

“找死!”她吐出两个字,随后手中的头颅炸开。

重悦要阻止,但已然来不及,而此时,一个个尸体半空坠落,都是敌军的中军大帐这边的修士,修为都很高,但遇到了薛礼梦,随意一个都没有逃出去。

九个人影飞来没入薛礼梦的身躯,她的气息隐晦起来。

古月和黄老怪飞来,二人竟然都已经是化神境,黄老怪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腐朽的气息,但是体内又有一股生机在酝酿。

“可否还要追击?”黄老怪说道,言语很恭敬。

薛礼梦看了一眼宝丰部这边,发现他们竟然都退回来了,便也道:“穷寇莫追,没有部族的巫族之人或不了多久!”

金统领飞上天空,默默一拜。

“做得很好!”老山神赞道,露出笑意,“围三阙一,不急不贪,有大将之风!”

金统领低头,没有言语。

“休整吧,该疗伤的疗伤,该警卫的警卫,你来安排吧!”

金统领领命而去,落在地面,有修士靠近。

“伤员都带到外城,组织巫师救治吧!”

那修士立刻离去,不多时候,古月也落下,二人相视一眼,各自点头。

“开启地宫么还是?”古月问话,不过也只是走一个过场,她的语气很肯定。

金统领也是如此,道:“也幸好他们仓促间,不然那怕是要把地脉都挖走了!”

说道此处,金统领道:“只是如今那晶魂都飞走,怕是这里不出几年便会和其他地方一般无二了!”

不过话音刚落,便见到远处有破空声飞来,一道巨大的巨轴不断翻滚,一道道河水从其中溅中,纷纷炸开。

更有一道道嘶吼夹在其中。

老山神一招,卷轴落入他手中,一头碧眼金晶兽出现,只有巴掌大小,但带着怒意,全身带着火焰,不过丝毫不能伤老山神。

“你入我族的圣地,那里曾经有三头精怪待过,对你的成长也有好处!”

那全身燃烧火焰的碧眼金晶兽不再挣扎,而且传出稚嫩的声音,“囚禁我?”

老山神摇头,笑道:“许你自由,你本是大地通灵之物,我不会对你如何,而且我族的法门适合你修行,可助你成长,当年你不是念念不忘么!”

小兽散去火焰,眼中有些不自然,似乎有些闪躲。

老山神撤去了禁锢,不过小兽却不离去了,而是道:“此处地脉我也带走!”

老山神犹豫片刻,看向薛礼梦,薛礼梦则道:“可以,不过,地底的晶石都给我了!”

老山神脸色一黑,不过最后点头了。

“山神,你的手臂?”重悦瞪了一眼薛礼梦,不过却也不好说什么。

“无妨,回头耗损一些元气可以修复,倒也不打紧!”

老山神道,失去了一只手臂,让他看起来越发苍老了,他的身子此时佝偻,目中一片浑浊,只是倒也没有在意,这个修为断臂重生,不是难事。

“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更何况是盐石族这么一个大族,此战可谓两败俱伤,没有赢的的一方!”

尹明鑫说道,她的气息有些沸腾,周围浮现无数符文,那些符文对她极为排斥。

“圣祖,可有所获?”老山神道,对于尹明鑫很敬重。

尹明鑫道:“略有所得,那老图腾倒也不错,险些将我重伤!”

“辛苦圣祖了!”重悦道,送上一些丹药,只是尹明鑫摇头了。

……

老族长站在二十多具尸体前面,眼中含泪,静默无言。

木名站在一侧,眼中露出哀伤。

其余族人跪在那里,给逝者最后的守护,然后开始祷告!

一番大战下来,东山部族折损几乎三成,虽然人数不多,但对于一个小族来说,这数字可谓致命!

木名诵念经文,却是往生经,依稀间木名脑海浮现依稀人影,一个个魂魄印记远远飞走。

有人走来,却是古月和金统领,二人也不多言,直接一拜!

木名会意,看了一眼那些战死的族人,然后缓缓起身。

“多少轻伤,多少重伤,多少垂死?”

木名直接道,也没有客气。

二人相视一眼,古月凝重道:“两族共计轻伤五万,重伤三万,垂死一万!”

金统领补充道:“至于死亡者则为四万,尚能战者不足七万!”

木名深吸一口气,心情越发沉重起来。

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!”

古月颔首道:“山神让我问你可有法子,周围大族虎视眈眈,难保不会有人觊觎此地抹杀我们!”

金统领也是带着希冀看着木名,因为木名丹术可谓奇特,而且诸多高层都很推崇木名的手段,她有一种盲目的信任,所以见到木名沉思的时候,她开始期待。

果然,听得木名道:“有一个法子,只是我的修为无法支持太久,我需要晶石,很多的晶石弥补!”

闻言,二人同时一笑,古月道:“我来告知山神!”

不过木名又道:“似乎那晶魂回来了?”

金统领颔首,不知何意,不过木名道:“我布置一个阵法,那晶魂……就做阵眼吧!”

闻言,金统领面色顿时不好看起来,不过却道:“我来处理!”

一炷香后,一只碧眼金晶兽远遁而去,但是却被一只大手拘拿归来,而且全身锁住锁链,然后丢到木名手中。

木名感觉头大,因为这怪兽看着木名的目光带着凶煞,似乎要生生吞食了木名一般!

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专家
信州协和医院怎样
包头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怀化治疗宫颈炎方法
汕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