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

著作权法成长不能“拔苗助长”

2019-12-04 14:36:1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此次著作权法修改意在强化对著作权人权益的保护。至于诸多音乐名人提出的质疑,只是理想化的道理,并不是 硬道理 。

草案第46条规定的 录音制品首次出版 个月后,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48条规定的条件,不经著作权人许可,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。 这意味着,作品首次出版前 个月,都不得不经过作者许可使用其作品。这种强制管理是管理部门的力所能及;过度拔高管理而不能及,等于瘫痪管理。毕竟,中国之大、人口之多,要全面管住人们传唱,不太可能。

笔者认为,经典作品表面上看是作者独创,实际都是社会的 合创 。毕竟创作来自社会,来自生活,是广大民众生活原型 哺乳 出来的;它具有取之于民的属性,也具有用之于民的属性。作品如 认钱不认人 ,不符合作品多元属性本身,也对不住社会生活这个 奶妈 。渴求个人版权千秋万代,是一种极端。

在此语境下,著作权法修改草案规定 保护作品首次出版 个月的版权 ,符合个人利益,也符合社会公益。一些音乐人的永久版权诉求太理想化,更不具有可操作性。比如经典红歌唱遍中国,民众喜欢传唱,也给社会凝心聚力、提振精神,有什么侵权可言?又有什么错呢?经典作品本身肩负着一定的社会公益职责,这也是国家、社会赋予创作者的社会责任和政治任务。

草案第48条中的 使用 是指 可以引用 ,和 拥有 存在很大差异。他人只是 可以使用 著作权人的作品,并不是拿原版录音制品进行复制和用于商业用途,这在一些国家也同样适用。音乐、音像首次出版 个月后,作品融入公益性的用途,应该纳入法律保护;而用于商业用途渔利,就应该依法经过创作者同意,并支付版权费后,才能操作。草案忽视了这一问题,这是草案的漏洞,建议明确用途、区别对待,给予弥补。

任何草案都不是天生完美,需要社会磨合和公众 提炼 ,著作权法修改草案 边吃、边谈、边提炼 ,符合法律成长规律和社会进步大方向;仁人志士需要理性地善待草案,因噎废食不利于健康成长和社会管理。
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怎么样
新余市中医院预约挂号
常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成都治疗癫痫病医院
安徽治疗早泄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