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

圣女之路 第733章 星墓

2019-10-15 02:30:2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圣女之路 第733章 星墓

不善。

不吉利。

古人常以突如其来,毫无预兆,强行施加,不容回避躲闪,不容商榷,不可理喻,非人力所能抗衡,如同鬼怪之情形等视为不祥。

这是千度科普里对“不祥”的解释。

对于单于而言,第三种解释就非常类似他一直追求的东西。

在他……或者说在大部分匈奴人眼里,强大就能为所欲为,而强大,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魔力阶级足够高。只是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,最终每个人能修炼到的程度不同,于是古蒙这些以力量为尊的人群,开始在力量的运用上谋求新的出路。

就像大宋的霸王那样,自小他就要学做“万人敌”,这在魔法领域里,并不单纯归类在技巧范畴,因为像艾提拉那样从天而降的一发上帝之鞭,也一次敌了数十万人。

因此,有的人选择了让自己魔力变得更适合对付多个敌人而不是单挑,有的人则追求大范围杀伤,有的人则……而像单于这样野心和眼界都极为远大的强者,其目标只有一个。

“我全都要!”

在七阶之下,这是比较难做到的事,但在七阶之后,这是有可能实现的,只要你掌握的力量变得更多就行了。

星之梦、真意都是魔力体系外的力量;灵体,是倍化魔法师的力量,有时甚至能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潜力;概念,则是让魔法变得更加诡异的“乘法”增益,上限取决于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和深信不疑的信念;魔法叠加,从魔法着手的增幅,到深处则会量变引发质变,变成魔力叠加;属性……

世界一直在魔力之外给世人留着各式各样的后门,就看你肯不肯付出努力了。

也许你会说有些人努力了也无济于事,需要说的是,不会努力审视自己,不会努力改变观念的人,同样也是不够努力。

当然,一切的先决,都是看你的目标。

单于就是定好目标之后不断“努力”的人。

他不会说定下了“先挣他个十亿”之后,继续顽固地抱持一般的道德操守,想要什么都不依靠,光凭个人奋斗来取得这一成果。当然,他也不会做简单烧杀抢掠那种放弃思考的做法。

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。

他要带着一个国家去烧杀抢掠,而不是三两个人,为此,本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,极尽努力夺得了每一个阶段能够夺取的资源,一步一步爬到了高处,并且把单于之名变成只属于他的东西。

但还不够,只因他的目标是艾提拉。

所以他努力了,但他无法射出上帝之鞭那样的激光,他的属性是木延伸之后的风,虽然他摸到了神风的门槛,但那样是不够的。

不得不说,他没有完全学习艾提拉或是说什么要从光属性上去超越艾提拉,就已经是他的努力之处了。

风为他带来了足够大范围的杀伤力,但还不够决定性,曾经的艾提拉,是能够用目光杀死敌人的存在,上帝的光辉所到之处,万物尽皆灰飞烟灭。

但他的风还做不到。

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大萨满,在他的建议下,他给自己的风中加入了不一样的东西,使其成为了和神风不一样的小天位属性。

没错,就是那“不祥”。

魔法的本质直达因果,“因”是单于想要超越艾提拉,想要在杀伤力上追上甚至超越艾提拉。

然而普通的风是难以做到这一点的,为了达到相同的“果”,单于只能借助不祥的力量了。

人不被杀,也会死,因为天灾人祸,因为诅咒、心理压力、疾病等诸多非物理杀害的原因而招致死亡——单于的不祥就是这样的东西。

漫长的岁月里,空亡不止当过方术士,非战斗的职业他也都当过了,因为这些职业低调不易直接引起世界注意……当然,他的治疗师大多时候都是行毒杀、散播不明疾病等下作手段,就用于到达杀人这一“果”来说,却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可以说,空亡找到他不是偶然,他找上空亡,也不是巧合。

也正因为有着指引者这一身份在前,所以看上去单于能够容忍空亡的一切做法。

但不是这样的,正因为接受了不祥,所以单于更能明白空亡在追求什么。

无所不用其极不是单于后来才理解的东西,而是他一直在做,却在心中保持着一分抗拒的操作,只因他看到了先行者空亡是怎样扭曲的。他想追上艾提拉,自然不可能躲在世界阴暗面去超越。

只是就算是不完全的状态,他也站到了古蒙的巅峰,和尓朱永、帖木尔等人齐名。

当然,在他心中,这是不够的。

而和大宋西北军的战斗之中,他最后欠缺的东西补上了,为了变得更强,他连艾提拉的力量也借用了,比起扭曲和阴暗那种小事

,这才是他以前一直接受不了的事。

再就是,他从艾提拉最后留下的东西里明悟了更多。

仅仅是不依赖数据,遵循本心,那不过是宇宙骑士的层次,本心强大一点,大概也就以前的自己。

单于在思考,努力思考。

为什么艾提拉能够这么不遗余力协助自己,艾提拉难道就不怕自己超越他吗?

不,应该说,一直在追随着星之神殿里的那位大人的艾提拉,为什么会分出心思帮助他们。

比起自己追求的梦想,其他东西不是微不足道的吗?

单于是知道的,只是一直改不了,因为他一直以来那么讨厌艾提拉,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。只不过他追逐的是艾提拉,而后者追逐的是更高层次的存在。再就是,艾提拉是像迷弟一样的追随,而他是想要向父亲证明自己的叛逆儿子做派。

但艾提拉最后却做出了不一样的事,单于不觉得艾提拉的改变是因为他,于是他得出一个结论。

在追逐梦想,在模仿、竞争、试图超越的路上,艾提拉活出了自己。

当明白这点,单于终于理解了自己为什么会把艾提拉当成目标了。同时也理解了为什么大宋人也能觉醒星之梦,古蒙人为什么都视那个星辰之国的存在为神明。

不,重要的不是神明本身,而是神明所展示出来的生活态度,以及希望。

然后,单于也朝前迈进了。

这时候他回过头看着过去的自己,才知道自诩能和尓朱永等人齐名的过去的自己是多么可笑和傲慢。

但对于已经取得的成就不为所动,这何尝不是一种傲慢?

所以他没有取笑过去的自己,而是怀着敬意朝过去点了点头,把过去走过的路深深烙在脑海。

上位者就不应该因为一点小事动怒,也许在文明国度是这样没错,是这样才能使人安心,但在匈奴,他不怒,士兵们又怎会知道他的真实想法,又怎么会明白这是应该奋战的时刻。

他不怒,灾难又怎会显得可怕,灾难不可怕,又怎能让凡人畏惧?

若艾提拉光凭目光就能杀人,那么他一怒,世界就应该就此颠覆!

随着单于的暴怒,大地碎裂开去了,碎石飘散在空中,既不落下,也不远飞,就想宇宙空间之中漂浮的小行星带。

这并非不祥之风,而是内天地现界化。

“死!”

伴随着单于低吼,代表死亡的概念之力涌向了他的敌人。

这时众人都明白过来了,这哪是什么小行星带,分明就是星辰坟墓。

而连星辰都无法躲避的“不祥”,人又岂能幸免?

哈尔滨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
濮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
烟台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
哈尔滨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
濮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
孩子不吃饭怎么办
芪斛楂颗粒多少钱一盒
儿童便秘
小儿食积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