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甲

鬼咒 1718.第1718章 游魂

2019-10-12 23:56:2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鬼咒 1718.第1718章 游魂

叶孤帆坐在沙发上,一直看电视到晚十点。

外面车灯亮起,却是老欧阳开车回来了。

进了客厅,老欧阳不冷不热地看着叶孤帆,问道:“作法开始了吗?我是专门回来看你作法的。”

言辞之间可以听出来,老欧阳还是对叶孤帆非常不信任的。毕竟,他没有亲眼见到过叶孤帆的手段。

“不急,等我看完这一集电视剧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叶孤帆无所谓,淡淡地说道。

老欧阳哼了一声,环视四周,又问:“夏夏呢?”

“在楼上睡觉,对了,你可以叫醒她了。”叶孤帆大咧咧地说道。

老欧阳愣了一下,还是走上楼去,叫醒了女儿欧阳迟夏。

十一点多,叶孤帆在前院里布置法坛。法坛比较简单,一张条桌,上面盖了黃布,然后在桌上点起三炷香三支蜡烛……

“把病人抬出来,放在法坛前,我来作法。”叶孤帆整了整衣服,说道。

老欧阳和刘姨点点头,把病人抬了出来,放在法坛前的折叠床上。病人依旧双目紧闭,无知无觉

叶孤帆一反平时的嬉笑模样,要来净水洗脸洗手,然后手掐指诀,点燃了法坛上的蜡烛和香火,同时口中念念有词。念完咒语之后,叶孤帆走到病床前,取出三张纸符,放在病人的额头和两肩上,再用金针扎下去。

然后叶孤帆走回法坛后面,闭目冥想了一会儿,忽然睁开眼来,掐着指诀向病人一指,口中念道:“茫茫阴冥中,重重金刚山。灵宝无量光,洞照炎池烦。九幽诸罪魂,身随香云幡。三灯罩莲花,魂魄来坛前。急急如律令!”

欧阳父女俩大气也不敢出,在一边紧张地看着。

叶孤帆的咒语越念越快,只见病人额头上的金针,随着咒语剧烈地摆动起来。

老欧阳诧异地看了叶孤帆一眼,这才知道,叶孤帆的确有点本事。

大约三分钟以后,叶孤帆的额头已经冒汗,但是病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。

“怎么样?”欧阳迟夏紧张地问道。

“有些感应,但不是很强烈,我需要校正一下方向。”叶孤帆擦了擦额头的汗,取出一块罗盘,放在了病人的胸前,叫过欧阳迟夏,道:“夏夏,你在这里看着,看着这跟红色的指针,指向哪一个方向。”

欧阳点点头,蹲在病床边,目不转睛地看着罗盘。

叶孤帆再次退到法坛后面,掐诀念咒:“茫茫阴冥中,重重金刚山。灵宝无量光,洞照炎池烦。九幽诸罪魂,身随香云幡。三灯罩莲花,魂魄来坛前。急急如律令!”

欧阳盯着罗盘,叫道:“指针指向西北,在不停地摆动!”

叶孤帆点点头,停止念咒,让法坛正对西北,又把病人抬到了法坛面前。

稍事休息,叶孤帆再一次作法。

这次,咒语念了三遍以后,院子里的两条大狼狗,突然一起大叫起来!

同时,四周阴风盘旋,愁云惨淡,天色,瞬间就变了。

欧阳迟夏和老欧阳都吃了一惊,举目环视四周。

叶孤帆斜眼一看,只见四周的阴风之中,有无数游魂在窥探,一双双阴暗的眼睛,正盯着自己。

我太阳,怎么引来了这么多鬼?

叶孤帆吃了一惊,随即掐了一个剑诀,向着四周乱点:“茅山杀鬼有神方,上呼师祖收不详!”

一道红光,从叶孤帆的指尖射出,刺破了四周的黑暗。

群鬼咿咿呀呀地叫着,迅速撤去。

随后,天色重新恢复明朗,夜风徐徐,星光满天。

叶孤帆收了势,看着法坛前的病人,深深地皱眉。

“怎么样,叶孤帆?”欧阳跑过来,急切地问道。

“没有成功,看来很棘手。”叶孤帆摇了摇头,走到病人身边,低头看着罗盘,问道:“西北几十里的范围内,有没有大山?”

“有啊,滁城四周都是山,西北是马公山。所以欧阳修说,环滁皆山也。”老欧阳说道。

叶孤帆收了罗盘,起了金针,道:“把病人送回医院吧,让医生继续治疗,保住性命。等我明天去马公山看看。”

老欧阳哼了一声,道:“我早就知道,这一套不管用。医院里治疗了几年也没见好转,你随随便便念个咒就能治好,那真的是活神仙了。”

叶孤帆恼火,道:“你什么意思?觉得我是骗人的神棍?刚才我念动咒语,百鬼云集,难道你没看见?”

欧阳迟夏也帮着叶孤帆,道:“就是啊,刚才叶孤帆念咒语,妈妈额头上的金针摆动,可不是假的吧?刚才听到隐隐约约的鬼叫,不是假的吧?我相信叶孤帆,他的法术是真的,不是骗人的!”

老欧阳叹了一口气,挥挥手,示意不用再说,然后带着刘姨,把病人抬上了车。

欧阳不放心妈妈,也驾车跟随。叶孤帆自然也陪着。

众人把病人送回医院,安置好以后转回来,都快天亮了。不过,叶孤帆采集了病人的头发、指甲和指尖血带了回来。

楼上的小客厅里,欧阳迟夏给叶孤帆倒了一杯茶,道:“叶孤帆,你不要气馁啊,天亮以后,我陪你一起去马公山。我妈妈康复的唯一希望,就在你身上了。”

“欧阳,你还是在家里等我吧,我一个人过去,可能方便一点。”叶孤帆说道。

“不不,你为了我妈妈的事,我当然要陪着你。”欧阳说道。

“好吧,明天下午动身,去马公山。”叶孤帆点了点头。

欧阳迟夏也点头,又问道:“依你看,我妈妈这是什么情况?”

“你妈妈的魂魄,就在马公山一带。应该是被什么老鬼扣住了,所以我招魂不成功。如果是游魂,早就成功了。”叶孤帆说道。

“马公山的老鬼?”欧阳愣了一下,忽然叫道:“不会是我外公外婆吧?他们的坟墓,就在那里。”

“不会吧,难道你外公外婆死了以后,没有得到超度,魂魄留在人间?”叶孤帆也一愣,随后道:“明天去了以后,就知道了。”

欧阳点点头,把叶孤帆送进客房,让他休息。

本书来自:
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能报医保吗
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挂号费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什么地方
南充现代妇产医院网上挂号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手术价格表
分享到: